真的很喜欢小甜饼

內心如暱稱。

耀湾的八百字作文同居日常。(并不是作文)

女大学生湾和茶馆老板耀的同居日常(两位都成年)

林晓梅回到家的时候,王耀正在做晚餐。他系着围裙,长发用绳圈束起高马尾。明明是男性却蓄了长发,明明蓄着长发却不显娘气,真是少见。想着想着不禁笑起摇了摇头,向来如此特立独行,才是自家先生。

“我回来啦——先生!”她脱下鞋子抖了抖脚,仿佛要抖掉这一天的尘土气息。一边喊着,一边快速跑去从背后抱住了他。“哎哎哎小姑奶奶!你可悠着点儿……好啦,欢迎回家。”王耀被她这么带着冲劲儿一抱,手上炒的菜差点翻出来。他放下锅铲,关小火,手习惯的在围裙上擦了擦,转身抱了抱林晓梅。“乖,我先做饭,一会儿就能吃了,再等等哇。”

眼前人却不买账,嘟起嘴带着小情绪说到:“今日份的…亲亲!现在就要!我学习了一天这么辛苦,你也没来接我,所以现在就要亲亲!”“好好好,我的小祖宗,啾”他低下头,在晓梅左颊和右颊各亲了一口,就轻轻推开她准备转身接着炒菜。“今天欠的,已经双份还啦,所以就再忍耐些吧。还差一点点。”

女孩子绕了绕手指,有些迟疑还是点点头乖巧的坐在了桌前,手撑着头念念有词:“一个小朋友…两个小朋友…三个小朋友……”一道道菜端了上来,还有热气腾腾的鸡汤,看起来都超美味。王耀在围裙上擦擦手,顺势解下围裙坐在晓梅对面。

“好慢!等你的时候已经五个小朋友无聊死了…所以还要亲亲!要好多好多的亲亲!”她双手撑上桌子,微皱秀眉向着递过筷子的王耀。“嗯……也确实是我耽搁了。”他放下筷子,绕过桌子从侧边抱住女孩儿。

额头、鼻尖、脸颊、最后是唇瓣。如蜻蜓点水般,带着淡淡的茶香。本世纪最大份的美好带着恋爱的甜腻气息炸开。“好,五个小朋友都好好的啦,都是我的了,你的全部也都是我的。”“……耍赖!”

脸红通通的女孩子拿起筷子夹菜放进碗里,快速扒拉几口就瞥见了碗底的酱油荷包蛋。“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喜欢。”“你说什么?听不清。”“喜欢!!”一抹恶趣味的微笑扬起。“听、不、到——”“超喜欢的!再问锤你了啦!”

*刚到家的香澳二人:“先生今天也忽视了我们啊。”“是啊。狗粮已经吃饱了。嗝。”

@幼儿园最可爱 亲亲老婆

殺手po金錢(大概)

內心暗數著時間,拭了拭因為長久的凝視而變得濕乎乎的眼角,扯起領口上的通訊器問道:“目標?”“準時出來了,請儘快。”代號秋的男人在那頭平靜地說著。“收到。”吐出兩個音節的同時抄起手邊的槍出了掩護的地方,站在並不隱蔽但正好錯開攝像頭視角的地方——瞄準,一击毙命。

“好了,收工回家。”吹著口哨跳下台階側目正好看見目標邊上耀眼的金髮,不過因為煙霧彈的配合很快就看不見了。似乎是第三次見到他了……怎麼這麽湊巧?沒多細想只是簡單與通訊器那頭道別然後換掉外套扯下蒙面拐過巷子自顧自走了。

提著黑色外套輕快地穿過幾條街巷彷彿走了千百遍一般,向著東門不遠處的一個大院走去。一路上,不論是經過菜攤,還是正在跳舞的大媽們,亦或是路旁看棋的老頭,都會很熱情的和他打招呼。回以同樣熱情的笑容提了先前就買好的菜一溜向家裏走去。“灣灣,今天我可買了你愛吃的鱸魚……你誰啊怎麽在我家裏!!!”笑盈盈推門卻看見一個筆挺的西裝後背還有那熟悉的金髮,第一反應強闯民宅驚得險些掏搶。那人聞聲轉臉才反應過來。“阿爾弗雷德……??!”

↑只写到这么多。虽然挖坑不填不是好习惯但是我真的填的超级慢……这篇大概是金钱吧。耀米耀无差。后续会有微(伪)极东和冷战(?)兔头想看仏英,但是真不好意思,剧情暂时加不进去……………………………………半夜填到这么多,估计再有八百年能填完(……)咳。